卿竹

【迹越】醉酒

Caution:

*老梗
*初次写文
*千字短篇
*瞎写零考据

迹部财团举办年会的日子。

许是宴会上有什么令人愉悦的事,一向自制的迹部景吾带着一身酒气回到了迹部大宅。

老管家搀扶着迹部回房时,越前龙马正百无聊赖的逗弄着那只两人共同饲养的猫,似是等待已久。

察觉到来人,越前虽是蹙眉却仍立刻起身接过已然无法自行站立的迹部。
「让我来吧。」
老管家微微躬身,让一旁的佣人放下温水和毛巾。
「这就让人准备醒酒汤。」
待越前轻轻应了一声,旁人便都退了下去。
让迹部靠在床头,越前撩起袖子准备替醉醺醺的另一半擦澡。

却突然有一股力量扯了越前一把。

迹部束紧了环在越前腰部的双臂,把头枕在肩窝处蹭了蹭。

「龙马……」
长年握着球拍的手抚上腰间有力的臂膀,越前叹了口气转身捧起那颗不安分的脑袋。
那双金黄色的猫瞳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,捏了一把泛着粉红的脸才问道:「怎么喝成这样?」

不晓得是没感觉还是不在乎,没对越前幼稚的行为有什么反应,迹部只缓缓吐出几个字。
「那些个老顽固...总算是认可了。」
不等越前表示疑问,迹部便径自说下去。
「公司独资赞助你,还有让你做公司唯一的代言人......」

越前龙马所挟带的大人气为公司带来可观的收益自然是好事,却总让迹部莫名的不爽。

「切,那些人认不认同,你在乎吗?」
「哼,你可是本大爷认定的人。」

所以本大爷的决定不会错。
所以没有除了本大爷以外任何人置喙的余地。

越前抿了抿嘴,没说话。然后拍了还环在腰间的双臂,试图挣脱迹部的怀抱。
「好了,放开。给你擦一擦,或者自己去洗澡。」
「不-「叩、叩」

老管家敲门的声响打断了迹部正要拒绝的言语。
越前趁机逃脱成功。

「啧。」
「至少把外套脱了。」

越前从老管家手中接过醒酒汤,并示意老管家先行回房休息。
见迹部只是斜靠在床边,半睁着眼看他,越前也只好先把手里的碗放着,直接上手。

在碰触到迹部的身体之前,迹部一把攫住越前的手腕,然后往上游移,十指紧扣。
看那人又要蹭到自个儿身上来,越前干脆先抱住了对方,手指轻轻梳过柔软的紫灰色发丝,在耳边轻道,「脱了睡才不难受,嗯?」

然后迹部才顺从地任由越前脱下略硬的西装外套。
捧着瓷碗,越前盛了一勺醒酒汤凑到迹部嘴边。
「喝点,明早宿醉头痛了我可不管。」

越前喂着迹部一口一口的喝,红褐色的液体很快就见底,等不及的迹部一把夺过碗放在了一旁,不理会越前脱口而出的抗议硬是把人拽进怀里滚到床上压在身下,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浑身的酒气只是越前的错觉。

无奈的越前也不打算挣扎,只是侧头衔住了身上人的耳朵,嫌弃道:
「臭死了,干嘛不让我跟着。」还能替你挡挡。
「你不是不喜欢那种场合吗。」是肯定句。

越前只是轻轻哼了一声,然后听着迹部平稳绵长的呼吸声一起沉沉地睡去。

没想到第一篇二创献给了多年后重新跌回坑底的网王